为何说“雪游龙”在全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

客户端北京1月4日电(王昊 郭超凯) 12月份的北京,已经完全进入了冬季,室外温度一度突破零下10摄氏度。而在延庆区的小海陀山上,北京冬奥会的“两馆一村”却正

  客户端北京1月4日电(王昊 郭超凯) 12月份的北京,已经完全进入了冬季,室外温度一度突破零下10摄氏度。而在延庆区的小海陀山上,北京冬奥会的“两馆一村”却正热火朝天地做着最后的准备工作。宛如一条巨龙的国家雪车雪橇中心赛道静静蛰伏,期待几十天后的那场盛事。

  国家雪车雪橇中心赛道又被称作“雪游龙”,是世界第17条、亚洲第3条、中国第1条雪车雪橇赛道,赛道全长1975米,共有16个弯,垂直落差121米。在明年2月份揭幕的北京冬奥会上,这里将上演充满激情的雪车雪橇比赛。

  国家雪车雪橇中心设施经理杨晋凯介绍,“雪游龙”在赛道设计方面,有着不少特别之处。比如其有一个“比360度还要多一点、直径大于30米的圆形回旋。”

10月25日,“相约北京”2021/2022国际雪车联合会雪车、钢架雪车计时赛在北京延庆国家雪车雪橇中心正式开赛,这是国家雪车雪橇中心场馆建成后举办的首场国际赛事。来自德国、奥地利、美国、拉脱维亚、加拿大、韩国等23个国家的240名运动员参加为期两天比赛。图为女子钢架雪车比赛。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资料图:10月25日,“相约北京”2021/2022国际雪车联合会雪车、钢架雪车计时赛在北京延庆国家雪车雪橇中心正式开赛,这是国家雪车雪橇中心场馆建成后举办的首场国际赛事。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他介绍,这个回旋的设计使得运动员在出弯时面临着更大的挑战。“更大的回旋意味着速度的损失可能会小一点,(速度)损失小意味着,出弯速度跟入弯速度的差异也许没那么大,接下来滑的时候挑战性就更高了,很快也要开始下坡了,可能就更危险了。”

  “雪游龙”自今年10月以来,举办了一系列测试活动。一些外国运动员在实地体验了赛道后,对其本身的设计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杨晋凯说:“(外国运动员)觉得,咱们赛道与自然地形的结合这一点做得非常好。”

  而此前,国际雪橇联合会执行主席克里斯托夫•施魏格在实地考察后说:“国家雪车雪橇中心在全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场馆的建筑设计与自然环境完美融合。”

12月29日,航拍延庆赛区的国家雪车雪橇中心。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场馆共有3个赛区,其中,延庆赛区位于小海陀山区域,海拔最高点2198米,是北京冬奥会建设难度最大的赛区。国家雪车雪橇中心采用了世界顶尖的赛道设计,是北京市冬奥工程竞赛场馆中设计难度最高、施工难度最大的新建场馆。
中新社记者 蒋启明 摄
2020年12月29日,航拍延庆赛区的国家雪车雪橇中心。国家雪车雪橇中心采用了世界顶尖的赛道设计,是北京市冬奥工程竞赛场馆中设计难度最高、施工难度最大的新建场馆。 中新社记者 蒋启明 摄

  建成后的“雪游龙”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肯定,但很多人不知道,从设计到建成期间,施工人员克服了多少困难。

  杨晋凯介绍,“雪游龙”的选址综合考虑了交通条件、设施规划、赛事需求和赛后利用等多方面因素,最终选择了现在的位置,但小海陀山的地质条件为施工出了不少难题。

  “雪游龙”赛道下方的山体碎小石块比较多,这些小石块很不稳定,所以必须进行打桩工作。“这个地方又没法用机械,因为它是会塌陷的,所以用的是人工挖桩法。”

  此外,从外观来看,赛道就像是混凝土槽里面浇筑的冰面,但在这个混凝土槽里面,实际上不同赛段有30到80根不等的钢管,钢管里面为可流动的液氨,这些液氨的作用是保持赛道的低温。

工作人员正在清理赛道。王昊 摄
工作人员正在清理赛道。王昊 摄

  “在那些过弯的地方,一开始在2017年的时候,我们怎么也想不出来如何把钢管能够做成弯道的一个弯度,这在当时是一个很大的难关。” 杨晋凯说。

  最后,是项目的总包建设方采用了类似造船工艺中制造船面的方式,解决了这个难题。

  杨晋凯介绍:“每隔一个距离我们就放一道轴线,然后在轴线上做一个横截面的轮廓线,这就形成了一个类似卡槽的东西。然后把本身带有一定弹性的钢管,都卡进卡槽,卡进去以后,这些本来不连续的(钢管),因为有弹性,最后就形成了一个一个很顺滑的曲面。”

  和一般雪车雪橇赛道不同,“雪游龙”被修建在山脉的南麓,这样一来,赛道就将面对更多的日照,这对保持赛道状态稳定并非好事。

俯瞰“雪游龙”。王昊 摄
俯瞰“雪游龙”。王昊 摄

  杨晋凯介绍:“为减少太阳直射光对地面温度的影响,我们用了一个叫TWPS(地形气候保护系统)的系统,相当于用一个经过计算机模拟的沿赛道全线的大屋顶,来起到遮挡太阳辐射的作用,实现比较好的遮阳和节能的效果。”

  经过数年的建设,“雪游龙”已经做好了迎接八方来客的准备。11月份,雪橇世界杯中国北京延庆站比赛圆满落幕后,国际雪橇联合会主席埃纳斯•弗格力斯向北控集团颁发了国家雪车雪橇中心雪橇赛道认证证书。

  而在经过相关测试活动后,国家雪车雪橇中心在赛时的保障方面也做好了准备。由于雪车雪橇赛事危险性相对较高,赛事的医疗保障工作是重中之重。

雪车队在赛道出发。图片来源:国家雪车雪橇中心
雪车在赛道出发。图片来源:国家雪车雪橇中心

  国家雪车雪橇中心医疗保障团队由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和北京急救中心的人员组成,目前一共有志愿者82名,涵盖了脑外科、骨科、急诊科、胸外科等科室的医护人员。这些医护人员有着丰富的从业经验,很多人参与过北京奥运会或汶川地震的医疗保障工作。

  国家雪车雪橇中心医疗经理张世虎介绍:“我们在指挥室有一个视频监控系统,如果运动员出现受伤的情况,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内通知就近的医疗站的医护人员携带急救包、担架等,到达事故现场进行急救。”

  医护人员将对运动员的伤情进行初步判定,假如伤情较重,会通过救护车快速送往定点医院。

北京确定了2022年冬奥会场馆和配套设施建设时间表,场馆已由“规划建设”阶段进入“全面建设”阶段。5月31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场馆及配套基础设施总体建设计划》正式发布。建设计划共列入52个项目,包括场馆项目18项,其中新建场馆8项、改造场馆8项、临建场馆2项;配套基础设施建设项目31项;其他配套项目3项。图为国家雪车雪橇中心效果图。文/于立宵 摄 图/北京市重大办提供
国家雪车雪橇中心效果图。图片来源:北京市重大办

  “从场馆到定点医院是22公里,转运时我们会通知交通部门,保证交通畅通,基本在20分钟之内我们可以到定点医院。” 张世虎说。

  随着北京冬奥会的脚步日益临近,世界各地的运动员们正进行最后的冲刺备战。而在北京,冬奥会的筹备人员们也为奉献一届精彩绝伦的盛会而做着自己的努力,“雪游龙”正是其中的一个缩影。

  期待明年2月份,所有人的汗水能够获得最美好的回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