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疆法案暴露美国“以疆制华”险恶用心

  近日,美国国会制定的“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案”经拜登总统正式签署生效,这是继2020年6月生效的“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之后,美国制定的又一部专门

  近日,美国国会制定的“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案”经拜登总统正式签署生效,这是继2020年6月生效的“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之后,美国制定的又一部专门的涉疆法案。近一年来,拜登政府口口声声说无意对华挑起“新冷战”,要为中美关系设置“护栏”,中美在经济上要重新挂钩,但是美国却在涉疆、涉台、涉港、涉藏、涉海等一系列事关中国核心利益的问题上肆意挑起新的冲突,制造新的危机。此次签署生效的涉疆法案将美国在对华政策方面的口是心非和言行不一彻底暴露在世人面前。

  暴露了美国对华政策的虚伪性

  中美两国作为当今世界上具有重大影响的大国,对于维护人类和平与发展的事业具有重大的国际责任。遗憾的是,2017年以来,美国特朗普政府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并接连通过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高关税、打压中国高科技企业、限制中国在美人员和机构的活动、恶意挑起“新冠病毒溯源”等操作,以及在涉台、涉港、涉疆、涉藏、涉海等问题上频频制造危机,对华战略遏制的意图昭然若揭。

  回顾拜登近一年的执政经历,人们发现美国政府尽管多次对外作出了在对华关系中无意挑起“新冷战”的表态和要为中美关系安装“护栏”的建议,但美国的对华政策并未能实现真正的拨乱反正,也未能将自己的对华政策承诺真正落实,反而通过组建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组织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机制、联合“五眼联盟”对华施压等操作,在国际上拉帮结派建立反华统一战线围堵中国发展,并继续在一系列事关中国核心利益的问题上肆意挑衅。

  在涉疆问题上,近一年来美国国务院、财政部、商务部、国土安全部等行政部门将中国官员、政府机构、企事业单位列入了各种名目的制裁清单,美国两党议员争先恐后提出各种涉疆反华议案,并以“侵犯人权”为借口煽动国际社会“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美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已针对输美涉“强迫劳动”货物发布7项暂扣令,包括针对新疆出产的服装、纺织品等棉花制品,番茄种子、番茄罐头、番茄酱以及其番茄制成品,硅基产品、电子产品等,共扣留、没收总价值约4.85亿美元的货物,数量和价值较2020年均大幅增长。自拜登政府上台以来,美在涉疆问题上实施的对华制裁的数量和力度已超过特朗普时期。

  暴露了美国对华政策的阴险性

  近年来,人们已经越来越看清美国“以疆制华”战略的真面目。美国不断在国际上鼓噪所谓的新疆“强制绝育”“强迫劳动”“种族灭绝”等议题,正所谓“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针对的不仅仅是新疆而是整个中国。

  早在“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在美国国会讨论运作之时,“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案”也开始在国会山酝酿了。2021年7月14日和12月8日,美国参众两院先后分别通过了各自版本的法案。之后参众两院召开联席会议敲定了最终版本的法案,并很快于12月14日和16日在众参两院再次审议通过,提交拜登总统签署生效,堪称“高效”。与此同时,美国的执法机构自2020年7月便已开始以“强迫劳动”为名对中国企业启动了制裁行动,并有数十家中国企业受到相关的制裁。欧盟及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国的反华议员也跟风开始指责新疆存在“强迫劳动”,并出台了相关的对华制裁措施,施压和限制本国企业和新疆企业开展业务往来,最典型的当属欧洲的“良好棉花协会”针对新疆棉花制品发起的抵制活动。

  刚刚签署生效的“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案”进一步强化和升级了美国以涉疆“强迫劳动”为名对华打压的力度。该法要求美国国土安全部拟定一项清单,列举出“与中国政府合作‘压迫’新疆维吾尔族的实体”,并禁止所有涉及“强迫劳动”生产的商品流入美国市场;设立了一个“可反驳的推定”制度,除非得到美国政府机构的无强迫劳动的认证,否则一律推定凡在新疆制造的产品均使用了“强迫劳动”,因此会按照美国《1930年关税法》,禁止进口这些产品。需要注意的是,除了“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案”和“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美国还有其他的一些法案中也被塞入了涉疆条款,例如“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2022财年国防授权法”等。

  “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案”中所谓“所有涉及强迫劳动生产的商品”的认定范围究竟有多大,裁量权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政府的执法弹性有多大。不仅新疆辖区内雇用了维吾尔族员工的企业可以被认为存在“强迫劳动”,而且只要和新疆的上述企业发生业务往来的中国境内其他企业也均有可能被纳入制裁范围。同时,只要美国愿意,它还可以联合其西方盟友一起抵制新疆的“强迫劳动”商品,甚至可以动用“长臂管辖”胁迫其他国家加入对新疆的制裁行列。美国此举不可谓不阴险毒辣。

  暴露了美国对华政策的反人道性

  20世纪末以来,美国在国际上每每以“人权保护”为名,以制止“人道主义危机”为旗号肆意干涉别国内政,甚至发动战争,却又常常造成更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对此,美国连声“对不起”都不说就拍屁股走人了。近年美国对新疆的“人权”议题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热情,从白宫和国务院发言人到政府部长们,从国会议员到总统,总不忘将“新疆人权”挂在嘴边,似乎将谎言重复一万遍就能变成“真理”。

  对新疆的各族民众来说,生存与发展是最大的人权,反对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维护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是最大的切身利益诉求。昔日面对南疆数百万急需脱贫致富的各族民众,美国视而不见;面对“东突”暴恐分子制造的一起起恐怖事件和受害者的哭诉,美国不仅充耳不闻,反而转身将恐怖组织“东伊运”移出了美国的恐怖组织名单。现在美国又以“强迫劳动”为名要剥夺广大新疆民众改善生活和追求幸福的权利。“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案”已经假定只要雇用维吾尔族员工的企业即可能面临制裁,一些企业在权衡利害得失后或将不敢雇用维吾尔族员工,也不敢与那些雇用维吾尔族员工的企业发生业务往来,以避免被美国制裁,这可能造成维吾尔族民众失业率的大幅上升和生活水平的下降,并进而带来对政府和社会的不满,这恐怕才是美国的反华政客们真正想要看到的“美丽的风景”吧?长此以往,维吾尔族民众将被剥夺发展机会,并在经济生活、社会生活、文化生活、政治生活等各个方面也被迫游离于主流社会之外,成为一个被孤立的群体,这难道不是另一种形式的种族隔离吗?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美国的反华政客。

  种族隔离曾经作为一个非常不人道的制度长期存在于美国,造成了美国数以千万计的有色人种被隔离于主流社会之外,他们的发展也因而受到了很大的限制,直至20世纪60年代美国才正式废除了这一野蛮的制度。美国也曾参与针对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反对行动,并和国际社会共同努力废除了该国的种族隔离制度。试问,今天美国是要以“强迫劳动”为名在新疆建立针对维吾尔族的种族隔离吗?这难道不是反人道吗?!

  总之,美国的涉疆法案本质上是以所谓“人权”之名,行单边主义、保护主义、霸凌主义之实,完全违背世贸组织原则,是对国际经贸秩序和自由贸易规则的严重破坏,必将严重损害两国企业和消费者的切身利益,是对中国新疆地区各族群众生存权、发展权等基本人权的严重破坏,也会加剧全球供应链紧张、影响全球经济复苏。

  涉疆问题的实质是反暴恐、去极端化、反分裂问题。新疆的稳定与发展事关新疆各族人民的幸福生活,事关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国家安全,是中国核心利益所在,不容任何势力染指。我们奉劝美国的反华势力不要低估中国政府和人民坚定维护新疆社会稳定与长治久安的决心,趁早放弃“以疆制华”的幻想,即使制定再多的涉疆法案,他们的反华图谋也难逃最终失败的下场。

  (作者单位: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国家安全研究中心)

  曹 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