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引用影视剧片段:影视评论还是做广告?

本报记者 简工博《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昨天发布,引发关注。不少网友对其中一条有争议——按照《细则》第93条规定,短视频节目不得出现“未经授权自行剪切、

  本报记者 简工博

  《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昨天发布,引发关注。不少网友对其中一条有争议——按照《细则》第93条规定,短视频节目不得出现“未经授权自行剪切、改编电影、电视剧、网络影视剧等各类视听节目及片段”。“短视频不得未经授权剪辑影视剧”很快登上微博热搜话题。

  短视频剪切影视剧和综艺节目片段是否侵权之争由来已久,刚播放完毕的电视剧《当家主母》甚至在剧中设置了版权声明画面,强调包括画面/截图、片段、花絮在内的该剧所有“元素”在使用前均需获得书面许可。然而这一声明未能阻止片中被部分网友认为是涉嫌虐待动物的片段反复传播。

  在一些业内人士和网友看来,如今不少短视频节目直接将原创影视剧和综艺节目剪辑压缩,让人失去观看原片的动力,甚至借片段来做广告,是明确的违法行为。但也有些网友认为,部分短视频做的其实是影视评论,需要引用原片片段,“自身品质过硬又何惧短视频引用?”

  “吐槽博主”画风已有变化

  市民谢枭很喜欢在网上观看各类影视剧吐槽节目,这些节目通常在5至6分钟讲完一部电影,“博主们各有特色,有的观点犀利,有的言辞诙谐。”谢枭最早接触到的短视频剪切影视剧和综艺节目的是我国台湾的博主“谷阿莫”,目前其微博粉丝已达1243.4万,简介中写着“‘X分钟带你看完电影’系列原创者”。谷阿莫用自己的语言在几分钟内讲明白一部影视剧的故事,其标志性的口头语如“工具人”“好清纯好不做作”等一度成为网络流行语。不过,谢枭发现,现在影视剧和综艺节目对版权收得越来越紧,“吐槽博主”们开始纷纷转型。谷阿莫在台湾被迪士尼起诉后,近年来许多“吐槽博主”在素材使用上也越来越小心。在针对一些刚刚上映、开播的影视剧和综艺节目时,他们往往采用已公开的预告片、花絮或剧照等宣传物料作为画面,而非正片画面。

  点开网上不少知名“吐槽博主”近期制作的短视频,画风已出现明显变化。谷阿莫继续讲电影的同时,也开出新栏目,拍摄短视频来验证电影中各种桥段在现实中是否可行,如近期验证了“电影中胶带绑人能否逃脱”;另一位博主“刘老师说电影”重新回顾多年前的老剧,甚至还开始讲《今日说法》;博主“路温1900”在吐槽《当家主母》时,在超过9分钟的视频中几乎全程使用表情包作为画面,该期视频一度排到B站第38名。

  长短视频之争核心在版权吗

  “《著作权法》明确著作权包括‘保护作品完整权’,即保护作品不受歪曲、篡改的权利。”在法律界人士看来,短视频不得擅自剪切影视剧和综艺节目内容的规定有法可依。但是,法律在著作权的权利限制中提到多种“豁免”情况,其中包括“为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和“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这就要看使用这些画面的短视频究竟是什么性质。

  在短视频平台上,能找到不少“快速看影视剧”的内容,通过画面跳剪拼凑出近乎完整的情节。从事影视制作工作的杜先生说,自己和同行都遇到过这样的问题,短视频博主们把精彩和高能的片段全剪辑在一起了,把情节全部剧透完了,谁还继续看影视剧呢?“我们辛苦拍摄制作,最后成了人家超低成本引流赚钱的工具。”因此他对《细则》出炉表示欢迎,“《细则》由行业协会提出,通过行业自律比走法律途径更高效。过去我们不是不想追责,只是一个个起诉,维权成本太高。”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短平快地“X分钟看完一部电影”,对观众来说也失去了欣赏影视剧和综艺节目的不少乐趣:“一部完整的作品是整体,高潮和铺陈都很重要。就好比吃一道菜,菜当然重要,佐料也不可或缺。短视频只能再现几个片段或是忽略大量细节,观众感受不到作品品质,对作品的评价也会有失公允。”市民霍先生就曾在短视频平台上刷到一部电视剧的剪辑视频,感觉情节“十分荒谬”,后来看过完整的剧才发现根本不是短视频里讲的那样。

  然而在不少网友眼中,一些知名“吐槽博主”推出的涉及影视剧和综艺节目的短视频,早已超脱“搬画面、讲故事”,而是在解析细节、表达观点甚至倡导理念,“这毫无疑问是严肃的影视评论,只是采取了短视频的方式和个性化的语言”。如“路温1900”在吐槽某位导演屡次投机取巧时说“不应该是观众摘下有色眼镜去看你的作品,而是你要用你的作品去摘了观众的有色眼镜”,被不少网友奉为“金句”;他在批评某流量明星新剧时称“只有我的主观符合你的主观时你才觉得我客观”,这句则被谢枭认为“精准痛狙饭圈逻辑”,“这显然就是评论,这样的评论引用影视剧相应画面如果被认为是侵权的话,我只能理解为片方经不起批评。他们会以侵权之名去追责那些夸他们的短视频吗?”

  观众希望长短视频良性互动

  随着短视频异军突起,越来越多影视剧和节目的主创人员不得不转而与短视频平台及“吐槽博主”们合作。不久前,“刘老师说电影”和另一位博主“迷影至下Filmlast”就在B站联合专访了《铁道英雄》主创,导演杨枫和主要演员张涵予、范伟、魏晨、俞灏明悉数亮相这20分钟的视频中。电影《第一炉香》虽受到不少批评,但通过抖音进行的短视频营销却被认为是一次“下沉市场的营销创新”。

  “短视频也在进化,内容更垂直,特色更鲜明,当然竞争也很激烈。”一些“吐槽博主”坦言,短视频在保持“接地气”特点的同时也在不断提升品质,如B站UP主“我是怪异君”,其专注于悬疑、推理作品解读,曾讲解《神探狄仁杰》《大宋提刑官》等影视剧,不仅“狄仁杰”扮演者梁冠华、“提刑官”扮演者何冰观看了视频内容后与其连线,演员张震、导演陈正道在各自电影《缉魂》《秘密访客》宣传期间也接受了其专访。

  “短视频博主能获得影视剧和节目制作方的青睐,关键还是其本身在垂直领域的内容品质和影响力。”在一些网友眼中,这样的互动是他们乐于所见的,“无论长短视频,我们都希望看到有品质的作品。”